人妻女教师之傅菊瑛四d28


在一所极为偏僻、不为人知深山的豪宅里,里面有着一个极隐密又有周全设施、未得主人允许,无人能自由进出的大房间里,禁锢着一名艳冠群伦的绝世美人——傅菊瑛。 只见她雪白无瑕的一双玉臂,被绳索牢牢捆绑,并且被高高吊在天花板垂下的吊钩上,穿着吊带丝袜修长的双腿勉强着地。 她身穿令所有男人看了都会血脉贲张、三点全露的新娘婚纱,娇羞痛苦的表情、不时扭动的娇躯,彷佛是一个等待主人莅临享用的性女奴,又有谁能想到,她曾是艳名远播的女教师呢? 此时杨野走了进来:“我的菊瑛爱妻,老公回来陪你了!你想不想我啊?”傅菊瑛感觉到自己的娇躯一阵阵颤栗,浑身无力,她哀怨的一双妙目看了杨野一眼,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哀与害怕,默默地点头。 杨野看见傅菊瑛凄美的媚态,再也忍不住在后面紧紧地搂住傅菊瑛丰满的娇躯,双手握住她两只丰满柔嫩的椒乳,肆无忌惮地揉搓起来,傅菊瑛的娇躯一阵颤抖,只有痛苦地扭动着娇躯。 杨野一边亲吻傅菊瑛雪白的粉颈,一边说道:“这就对了,老师,只要你乖乖听话让我干你的肛门,我一定会怜香惜玉,对你百般温柔的。”说着抓住她一只柔软光滑的椒乳慢慢地揉搓着,并不时地揉捏傅菊瑛粉红娇嫩的乳头。 傅菊瑛秀眉颦蹙地闭上双眸,忍受着杨野粗暴的双手,朱红樱唇不时发出动人心弦的婉转娇啼:“啊……啊……唔……”杨野紧紧搂住傅菊瑛丰满性感、柔若无骨的娇躯,双手不停地用力搓揉着傅菊瑛柔软富有弹性、白皙敏感的椒乳,并在傅菊瑛的耳鬓说着令她害羞的淫话: “老师,好美的一对椒乳,实在太诱人了,就算要我玩一辈子,我也不会感到丝毫厌烦。”傅菊瑛洁白的小贝齿紧咬着朱红色的樱唇,羞辱地把头扭向一边,雪白丰满的椒乳在杨野的搓揉抚摸之下,乳头已经慢慢地坚硬勃起,傅菊瑛对自己娇躯不由自主的反应感到羞耻,她闭上令人痴迷的美眸,两行清泪顺着她白皙羞红的香腮滑落下来。 杨野的呼吸声渐渐粗重起来,他把脸埋在傅菊瑛深深的乳沟里,享受着成熟女人所发出的特有乳香,接着含住傅菊瑛的乳头吮吸着她的乳尖,心目中最渴望的女人所拥有的丰盈椒乳,深深刺激着杨野全身的感官神经,杨野越来越粗暴地抚摸轻咬着傅菊瑛的椒乳。 “啊……亲……亲爱的,温柔点……啊……”傅菊瑛感觉到酥胸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发出了一声娇吟,但是肉体上的疼痛却远远比不上她心中的悲苦痛楚。 这时杨野的手已经伸到傅菊瑛的大腿内侧,在傅菊瑛穿着白色吊带丝袜的浑圆大腿上搓揉抚摸了好一阵子,然后撩起她新娘白纱礼服的下摆,露出穿着白色吊带丝袜的诱人下体,傅菊瑛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衬托着白嫩如脂的肌肤发出诱人的光泽,浓黑性感的阴毛一目了然,更显得绝色佳丽傅菊瑛与生俱来的性感撩人。 杨野抬起心爱娇妻傅菊瑛一只柔美修长的玉腿,并将它搭在自己的肩上,手指按在她肛门和嫩穴上,搓揉玩弄着傅菊瑛柔软娇嫩的粉红阴唇。 “啊……痛……好痛啊……”傅菊瑛感觉两腿之间彷佛被撕裂一般,痛得她惨叫一声,不由自主地踮起脚尖,一生中女人最私密的嫩穴完全赤裸裸地呈现。 傅菊瑛哭着哀求杨野:“啊……不……不要啊……求求你……饶了我吧……啊……”杨野一把抓住傅菊瑛披着新娘头纱的及肩长发,将自己的舌头伸入傅菊瑛的诱人红唇里激烈地深吻着,傅菊瑛在杨野高超的舌技攻势下,渐渐地全身无力,一直压抑的情欲也在杨野的挑逗之下被迫溃堤了。 杨野把傅菊瑛拖在地上的新娘婚纱卷在腰部,傅菊瑛发出一声绝望的哭叫: “啊……不要啊……”此时的傅菊瑛露出白净丰满的粉臀,曲线完美的臀肉加上诱人的股沟时隐时现,杨野忍不住兴奋地伸出右手,“啪”一声重重地拍在傅菊瑛雪白的臀肉上。 “啊……”傅菊瑛一声惊叫,疼痛与屈辱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杨野看见傅菊瑛雪白臀肉上的皮肤在他一拍之下逐渐地变成粉红色,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显得玲珑剔透,露出诱人的光泽。 杨野放下傅菊瑛修长粉白的玉腿,蹲下来闻了闻傅菊瑛嫩穴所传来的淡淡的幽香,不禁紧紧抱住傅菊瑛曲线完美的臀肉,疯狂地舔吻起来。傅菊瑛忍不住娇喘着:“啊……啊……嗯……嗯……”过了好一会,杨野才依依不舍地站起身来,迅速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抬起一只她紧紧并在一起的玉腿,娇嫩诱人的嫩穴完全暴露在杨野的面前,乌黑柔软的阴毛柔顺地覆盖在傅菊瑛的嫩穴旁,雪白的大腿根部两片粉红细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 杨野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傅菊瑛柔软的阴毛,手指慢慢撑开傅菊瑛两片娇嫩欲滴的阴唇,伸出舌尖插入傅菊瑛微微有些湿润的嫩穴里,舔舐起来。 “呜……”傅菊瑛再也控制不住了,忍不住啜泣,她雪白的葱葱玉指紧紧抓住绑住自己双手的绳索,痛苦地扭动着两片有着完美曲线的雪白臀肉,企图摆脱侵入自己嫩穴的舌头。 这个时候,杨野巨大的肉棒早就已经高耸指天,傅菊瑛娇躯所散发出的阵阵幽香激起了杨野的性欲,傅菊瑛软弱无力的挣扎更使得杨野兽性大发。 杨野再度将傅菊瑛的玉腿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与傅菊瑛面对面站着,一手握住她那雪白丰满的椒乳揉捏起来,一边吮吸傅菊瑛坚挺诱人的粉红色乳头;而另一只手已经滑下了柔软有弹性的酥胸,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指分开她肥嫩的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揉着。 “啊……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啊……”傅菊瑛一看见杨野巨大的肉棒,早已吓出一身香汗,怀着最后的希望,泣不成声地哀求着。 此时的杨野完全被性欲冲昏了头脑,毫不理会傅菊瑛的哀求,杨野一边抚摸着傅菊瑛滑腻丰腴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肉棒顶到傅菊瑛柔软的阴唇上。 傅菊瑛感到了深切的恐惧,拼命扭动几乎全裸的娇躯,杨野紧紧抓住傅菊瑛一只丰满雪白的乳房,下身用力一挺,巨大的肉棒撑开傅菊瑛两片娇嫩阴唇,深深地插入傅菊瑛温湿紧密的嫩穴里,直抵子宫处。 傅菊瑛双腿的肉一紧,娇躯剧烈地颤抖了几下,她的头猛地向后一仰露出细长白皙的粉颈,口中则发出一声悠长的惨叫:“啊……”杨野吐出了一口气,赞叹着:“真紧啊!我的菊瑛爱妻,想不到短短一夜的时间,你的嫩穴就能恢复回原来的紧度,肉棒插进去的感觉实在让人太满足了,老师,你是万中无一的好女人,你的娇躯会让每个男人视若珍宝。”傅菊瑛几乎停止呼吸,努力地娇喘着,整个娇躯完全不敢动弹,只听到从喉咙深处发出“荷……荷……荷……”的声音。 杨野兴奋地来回抽插了几下,只感觉自己巨大的肉棒被傅菊瑛的嫩穴紧紧地裹住。真正占有这个性感美女的满足,刹那间使得杨野暴虐的本性终於又显露出来,巨大的肉棒毫无怜惜地在傅菊瑛撑到极限的嫩穴里用力抽插起来。 傅菊瑛穿着白色高跟鞋的左脚高高举起放在杨野的肩头上来回晃动,右脚支撑着全身的重量,丰腴雪白的大腿紧紧贴着高耸的左边椒乳,右边的椒乳则随着杨野疯狂地抽插,在雪白诱人的酥胸上规律地上下晃动着。 傅菊瑛看着杨野丑恶的巨大的肉棒,在自己的嫩穴里时快时慢地抽插着,阴囊撞击着她的大腿内侧时发出“啪!啪!”的声音,随着杨野巨大的肉棒往外一抽,粉红娇嫩的阴唇就被向外翻起,巨大的肉棒磨擦着渐渐润滑的嫩穴肉壁发出令人神魂颠倒的性交声音。 “啊……啊……不行了……求求你……啊……拔出去吧……已经不行了……啊……”傅菊瑛脑海一片空白,香腮娇羞艳红,肉体的欲望早已如野火漫延,完全无法抑制住自己冲口而出的令人脸红耳赤、血脉贲张的娇啼呻吟。 杨野抽插了几百下后,抽出巨大的肉棒,将高高吊起的傅菊瑛放了下来,翻过她丰满的娇躯,强迫她跪趴在地毯上,杨野用力张开傅菊瑛两片雪白丰腴的臀肉,从后面把巨大的肉棒又再一次插入傅菊瑛的嫩穴里。 “啊……不……不要了……啊……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傅菊瑛娇柔无力地趴在地毯上,被绑住的双手无力地撑起娇躯,秀眉紧皱,美眸含泪,苦苦哀求着。 杨野一手抓住傅菊瑛披着新娘头纱的凌乱长发,使她流满泪水与香汗的娇俏脸蛋高高抬起,露出修长白嫩的粉颈,一手紧紧按住傅菊瑛水蛇般的纤纤细腰,开始进行再一次的抽插。随着杨野的前后抽插着嫩穴,傅菊瑛两只雪白丰满的椒乳也有规律地前后晃动起来,形成一幅诱人的景像。 傅菊瑛雪白的葱葱玉指紧紧抓着地毯,美艳娇羞的脸蛋痛苦地扭曲着,一双柳叶般的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豆大的汗珠划过光滑的香腮,和泪水混在一起: “啊……不……不要了……我……真的不行了……啊……啊……”傅菊瑛的嫩穴又紧又嫩又滑,杨野奋力挺动下半身,坚硬巨大的肉棒猛烈地撞击着傅菊瑛的子宫,肉棒和嫩穴里黏膜磨擦的感觉令杨野兴奋无比,几近疯狂的脸紧紧贴在傅菊瑛光洁白嫩的裸背上,贪婪地吸吮着布满傅菊瑛滑嫩美背上的汗水,双手抓住傅菊瑛垂在胸前不停晃动的坚挺椒乳,用力地搓揉爱抚着,下半身狠力地抽插,尽情地在傅菊瑛娇柔无力的娇躯上发泄着无止尽的兽欲。 傅菊瑛性感的朱红樱唇微张,随着杨野的抽插,口中发出哭泣般的娇喘声: “唔……啊……杨野……啊……杨野……”杨野又奋力抽插了百余下后已经到快要出精的时候,在傅菊瑛嫩穴的阵阵收缩下,终於将一泡滚烫的精液悉数射进傅菊瑛的嫩穴里,喷洒在她的子宫壁上。 傅菊瑛知性的眼神已不复存在,神情有些呆滞地躺在地毯上,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傅菊瑛微微红肿的阴唇间流了出来。她感觉自己全身彷佛已经不属於自己一样,浑身无力,傅菊瑛无力并上酸痛的双腿,只能抱着酥胸蜷缩起身子,肉体的疼痛和心灵的屈辱使得傅菊瑛不由得热泪盈眶。 杨野坐在床沿稍微休息了一下,笑着对傅菊瑛说:“老师,我的肉棒干得你欲仙欲死,现在它累了,轮到你来为它服务一下,让它消除疲劳吧!夜晚还长着呢!”杨野淫笑着看着瘫软在地毯上的傅菊瑛,张开双腿,一指胯下稍微萎缩的肉棒。 傅菊瑛已经彻底认命了,噙着泪水慢慢爬过来跪在杨野双腿之间,颤抖的双手握住杨野杨野巨大的肉棒,轻启性感的朱红樱唇,屈辱地把杨野还黏着精液和自己淫液的肉棒含在嘴里,并伸出柔软的香舌,温柔地舔舐着肉棒上的每一条血筋以及每一道皮褶,双手机械式地上下套弄着。 杨野一只手揉捏着傅菊瑛那丰满尖挺的椒乳,另一只手轻抚着披在傅菊瑛头上的新娘头纱,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完全屈服在自己淫威下的性感美女,脸上露出了满意的淫笑。 经过将近半小时的口交,傅菊瑛的樱桃小嘴早已又酸又麻,停下动作开口哀求:“亲……亲爱的!能不能让你的……菊瑛休息一下?人家的嘴巴已经……受不了了。”杨野很乾脆的说:“好!没问题。”话说完便解开了傅菊瑛手上的绳索,将傅菊瑛柔若无骨的娇躯抱上床,顺手捡起了刚才的绳索。 傅菊瑛看到绳索的刹那,心里即产生可怕的预感,惊慌失措地说:“啊……不……不用绑……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我……我不会反抗的……”傅菊瑛露出恐惧的表情,羞红的粉颊也开始抽搐,心想:“如果被绑以后,可能会对自己的肉体继续凌辱,可能还会浣肠,甚至於……到时他不论对我怎么样,也不能反抗了,被绑起来就完了。”一想到这里,傅菊瑛不敢再往下想。 杨野脸上露出的可怕笑容:“嘿!嘿!我就是喜欢把老师捆绑起来,乖乖听话吧!”“这……”可怕的预感使傅菊瑛说不出话来,这个人大概会做出让傅菊瑛强烈反抗的事吧! “嘿!嘿!嘿!乖乖地让我把你绑起来,否则你家人的下场如何?老师应该很清楚。”杨野玩弄着手里的绳子,傅菊瑛慢慢地低下头,屈服地流下泪来。 杨野慢慢把傅菊瑛的双手拉到背后,用绳索捆绑,再把多余的绳索绕到身体的前面,在丰满雪白的椒乳上下各捆上一圈。 “啊……我不要……拜托……不要绑我……啊……”傅菊瑛发出绝望的啜泣声,不敢挣扎扭动娇躯,可是粗糙的绳索立刻缠绕在傅菊瑛的手腕上,然后以很大的力量将绳索陷入雪白地手臂和柔嫩的酥胸上。 “啊……痛啊……”傅菊瑛不由得蜷曲身体,发出令人心疼的哭叫声。 杨野接着将傅菊瑛修长的一双美腿屈起绑好,将多余的绳索固定绑在床两边的铁栏杆上,此时傅菊瑛趴跪在床上,曲线完美的雪白臀肉高高翘起,全身丝毫动弹不得。杨野将傅菊瑛的娇躯捆绑好之后,抚摸了一下娇美新娘子的翘臀,自己再走进浴室。 傅菊瑛心里知道这个在自己肉体上驰骋蹂躏的男人,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想到自己成为他发泄性欲的工具,从心底涌起了一阵悲哀,她痛苦地把脸扭向一边,认命绝望地将自己的娇躯任由杨野玩弄肆虐。 在杨野手上拿着的正是曾经令傅菊瑛吃尽苦头、整得她死去活来的透明假阳具,以及一包浣肠液。 “啊……亲爱的……不要再折磨我了……”从傅菊瑛哀怨的眼神中显露出过去从没有过的妖媚感。 “嘿!嘿!我的菊瑛爱妻,你真是一个好女人,是我最好的猎物,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的。”杨野感到傅菊瑛的肛门菊穴已经柔软了,於是拿起透明假阳具,先用润滑油涂抹在透明假阳具上,慢慢压进去,在肛门菊穴遇到强烈的抗拒之后,杨野心一横,用力将假阳具的前端硬插了进去。 “呜……啊……好痛啊……”傅菊瑛发出悲哀的娇喘声,不用看也知道那是透明假阳具,这种感觉想忘记也忘不了,傅菊瑛的娇躯已经习惯了那种感觉,透明假阳具更深地插入后,开始向前后抽插着。 杨野故意说道:“老师,谁叫你肛门要用力呢?要放松肛门的肌肉,才不会那么痛苦,要乖乖听话才不会自讨苦吃。”“呜……呜……呜……”这时候的傅菊瑛早已泣不成声,哭成了泪人儿。 “哈哈!我的菊瑛爱妻好像已经习惯了,总算知道这个美妙滋味了吧?”杨野已经感受出傅菊瑛的娇躯已经习惯对肛门的折磨,因为傅菊瑛娇躯里的反应,连握着透明假阳具的手都能明显感受到,使杨野感到很满足。 “嘿!嘿!今天是为老师你的肛门处女破瓜的日子,老师的肛门菊穴要成为属於我的第一个夜晚,所以要你嚐嚐这里的滋味。”杨野一面拿着透明假阳具抽插,一面笑着说。 “啊……不要……这样只有折磨屁股……啊……我快要死了……啊……”傅菊瑛的呼吸火热,深怕杨野真的和自己肛交,像撒娇一样的说着。 杨野好像真的要进行肛门性交,可是傅菊瑛还没有发觉,只是把火热娇羞的脸蛋无力摇晃而已。用肛门来性交,使用原以为只有排泄作用的地方……这是傅菊瑛一生从未想到过的事。 “杨野……啊……你究竟……啊……要对我做什么?”傅菊瑛露出不安的眼神看着那个浣肠液。 “哈!哈!还不明白吗?就是要帮你浣肠呀!”杨野兴奋地大笑着,开始把浣肠液吊在点滴架上,并且接到透明假阳具上。 这时候傅菊瑛的脸色突变,尖叫一声就转开头不敢再看下去,心想:“啊! 果然是这样,下一步就要做浣肠……天啊!有谁能救我……”痛苦和羞辱,悲哀和恐惧混在一起,傅菊瑛的娇躯开始颤抖。 “啊……说什么……也要浣肠吗?”傅菊瑛甜美的声音里充满着恐惧感。 杨野双眼彷佛要喷出火来,兴奋地说:“对!菊瑛爱妻不是很渴望吗?”“是的……我很高兴……啊……请老公来给……属於你的菊瑛……浣肠……啊……”为了家人的平安,傅菊瑛拿出所有的力量,勉强把这句话说出来。 对曾经身为教师的傅菊瑛而言,那是使她羞耻难堪,既痛苦又羞辱的行为。 “我的菊瑛爱妻,你就慢慢地享受吧!嘿!嘿!嘿!”杨野开心地把开关打开,只看见浣肠液慢慢的通过透明假阳具,流进了傅菊瑛的肛门菊穴里。 “啊……啊……啊……进来了……进来了……”傅菊瑛微微张开红嫩的樱唇轻轻地呼叫,披着新娘头纱的头也用力向后仰,傅菊瑛的娇躯觉得越来越热,傅菊瑛开始啜泣,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承受这样无止境的凌辱。 “老师,能感觉到浣肠液进去了吧?我的菊瑛爱妻,告诉我滋味如何?”杨野残忍的问道。 “啊……啊……进来了……啊……好害羞……啊……菊瑛感觉……啊……羞死人了……”傅菊瑛扭动着娇躯,发出娇喘哭泣声。 杨野玩弄着橡皮管,一下子压住,一下子放开,让浣肠液断断续续地进入傅菊瑛的肛门菊穴里。

  评分

  相关推荐

网站地图 产品合作:@qbxx8888

警告: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對全球華人服務,受北美法律保護,若訪客地區法律不允許,請自行離開!